一位女生与丁肇中交流<

时间:2019-06-28 12:47 来源:http://www.ovrfir.cn

作为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科学计划之一,ams项目是第一个安置于太空中的最强大、最灵敏的精密粒子探测装置,也是目前唯一被永久安放在国际空间站上的具有开创型的大型科学实验。

高考临近,在丁肇中看来,高考能考好当然好,但如果高考成绩不理想,不代表今后就做不出成绩。“我高考时,也没有考上很好的大学。一个人还是要从兴趣出发做事情。”

丁肇中出生在一个高知家庭,父母都是大学教授,母亲研究儿童心理学,父亲研究工程学,“我的父母从来没有要求我考最高的分数,我通常考最后一名,只要有兴趣就可以。”

“我并没有权利控制德国、法国、意大利人的经费,但为什么到现在大家都比较听我的呢?因为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做过错误的决定。”

很多诺奖得主,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

现代快报讯(记者 金凤 文/摄)“科学是多数服从少数,只有极少数的人把所有人的观点推翻,科学才会向前发展。”6月3日,诺贝尔奖获得者、东南大学吴健雄学院名誉院长丁肇中在东南大学校庆系列活动中,与学子们分享他的科研经历。丁肇中鼓励大学生和正在备考的高三考生,专注自己的兴趣爱好。

吴健雄走过的路,正在她身后的东大吴健雄学院的学子脚下延伸。一位女生与丁肇中交流。“爱因斯坦和波尔研究量子的时候,没有人搞得懂,但是今天世界上已经有量子通信、量子计算了。未来人类会像利用电子一样,利用希格斯粒子。”但困扰这位同学的是,作为科研工作者,时常会面临彷徨,“因为做项目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正确的。”

科学是多数服从少数

受邀参加东南大学115周年校庆纪念大会的诺贝尔奖得主丁肇中,6月3日在夫人的陪同下,回到他的老朋友、著名女科学家吴健雄曾经学习的地方。

丁肇中回答说:“世界一流科学家我认识不少,特别是上世纪末的和本世纪拿过诺贝尔奖的,我几乎都认识。这些人有一些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这辈子只做一件事情。任何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

丁肇中说,一个人在世界上只走一次,应该遵照自己的兴趣来发展。“我的能力也很有限,并不能做所有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不懂的事情。我们组里有600多人,来自世界的60多个大学。不懂的事情我一定会告诉所有人,让他们详细告诉我。我听懂后,会做决定,如果听不懂,我会怀疑。”他说,对于他不懂的航天领域,他还曾向美国、欧洲宇航局的人咨询过。

“我跟吴健雄是很好的朋友,她已经很有名的时候,我还在读博士后。她80岁生日的时候,我给了主办过生日会,她是全球最有名的女科学家。”丁肇中与东大吴健雄学院的学子交流时回忆,吴健雄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做了很多原子核物理实验,这在当时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丁肇中认为,科学是多数服从少数,只有极少数的人把所有人的观点推翻,科学才向前发展。“从我拿到博士学位到现在,做过很多实验,但不到10个。每一个实验都受到绝大多数人的反对,有人觉得这是没有意义的,有人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她询问丁肇中,“您在做科研的时候,有没有因为坚持不下去而换项目?如果有,什么时候才可以停下来,如果没有,您又是如何坚持下来?”

丁肇中坦言,ams启动时,有很多质疑的声音,因为此前没有人做过这么精密的仪器,它的结构那么复杂,甚至赶超哈勃望远镜。“但是当时的反对者现在都是赞同的。”

在科学领域,质疑和纷争伴随和科学的进步。丁肇中说,对于他人的批评,他并不敏感,“因为每件事情都有很多人批评,而别人的批评往往不是对你个人的批评,是靠他们积累的知识做出的判断,而你的观点是要推翻现有的知识。”